禅机销病

|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

【大薛】对号入座

太久没写文 趁老薛生日丢一发小短儿试水w


·对号入座
薛之谦在微博上看到一个问题,问大家理想恋人的类型。
他在脑中细细勾勒出那个人的模样,从不羁的发型到低裆的长裤,从朋克的曲风到无厘头的歌词,从舞台上的小动作到笑弯眼时眼角的褶子,最后将自己的理想型总结为有理想、爱音乐、口才好、真性情。

其实这样概括也不尽准确。
在他眼里,那个人是个多面、矛盾而琢磨不透的存在。看似不求上进却理想远大,看似毫无原则却死守底线。
任凭他多想靠近多想了解,却总像隔着磨砂玻璃看不分明,又似管中窥豹不可揣摩。
可是那又如何,这就是那个人的魅力所在。

薛之谦端坐在沙发上,回想着自己与那个人互动的种种,想起他无微不至的体贴关心,内心泛起一丝暖意,嘴角不住地微微翘起,对着手机痴傻地笑。
“哎呦薛老师,傻笑什么呐。”后背被大力一拍,沉浸在回忆中的薛之谦吓得两手一松,手机摔在地上,“看这表情,恋爱了吧您。”
“……大老师?”薛之谦还未回过神来,心砰砰地跳着,倒不知是否真是被吓的。他抬起头想狠狠白来者一眼,却只见一撮绿毛从眼前晃过,未打理服帖的发丝轻扫过他的鼻尖,散出一股若有似无的香气。
他突然有点无所适从,不知道手脚该往哪儿放,双手不自然地摩挲着膝盖,像小动作被老师逮到的学生。
顶着一撮绿发的大张伟弯腰捡了他的手机,一屁股坐到薛之谦旁边,眯着眼睛看屏幕上的字。
薛之谦只好往旁边一挪再挪,以避免不必要的小尴尬。
“有理想,爱音乐,口才好,真性情,啧啧啧。”大张伟摇晃着脑袋像在思考,“哎唷喂这不是说我的吗?您不会是爱上我了吧薛老师?”也不等对方来抢,大张伟把手机塞回一脸呆滞的薛之谦手里,得意一般摇头晃脑地走了。
像被戳破了什么小心思一般,薛之谦在那里呆坐了很久。脑子里一团乱麻,既懊恼于自己太过明显,又为对方已知晓他的心意而暗暗欣喜,亦是好奇对方的想法。

紧张,很紧张。
紧张得像领成绩的学生,等待宣判的罪犯,稍有不顺将是天堂地狱的差别。
良久,他对着背影消失的那道门,深吸一口气,轻轻地嘟囔:“干嘛对号入座啊,神经病啊……”
心里却是甜的。


薛之谦暗恋大张伟有一段时间了。两人碰面的时间屈指可数,他对大张伟也缺乏更深入的了解。但大张伟的一颦一笑,一嘻一闹,都深深刻到薛之谦心里。
他记得大张伟的每一个段子,每一句经典,没事的时候也爱打听打听关于他的故事,仿佛这样就能走进他心里。
其实他们认识得很早,从最开始也从没想分个高低贵贱,毕竟大家朋友一场,即使哪天有人发达了,也不会有谁觉得亏欠了谁。这样的友谊更为长久。
只是友谊不知何时发了酵,变了质,化生出了些弯弯绕绕的花花心思。薛之谦便开始把自己放低,变成一个追随者,变得小心而敏感。他开始斟酌自己的用词,而大张伟则是一如往常的心直口快。
没什么不好。
他觉得大张伟不知道这些,因为即使是他们为数不多的几次碰面,最后都因各自忙碌而毫无进展。

其实单恋是值得开心和眷恋的,它留下了无数种可能去想象,虽然中间偶尔也伴随了无意间的伤害和无药可解的失落。
他也不知道如若大张伟知道,结果会怎样。是有情人终成眷属,还是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江湖。


薛之谦深夜去翻大张伟的微博,发现他也转了那条Po。
“唱歌好听,会写段子,的……小娘炮儿???”薛之谦看着大张伟的转发内容眼睛瞪得溜圆。
薛之谦想不过,也不管时间是凌晨几点整,一个电话打给大张伟。
“哎唷喂薛老师,您这是整的哪一出啊?”大张伟给从被窝里吵起来,声音里还带着疲惫和慵懒。
“张伟,你说谁娘炮呢?”薛之谦才不管对方清不清醒,电话接通就开始咆哮,“你那么早认识我你不知道啊?其实我……”
根本不像要停下来的样子。张伟心里想象着薛之谦在电话那头炸毛的模样,忍不住轻轻笑了笑:“我说薛老师,您也别就对号入座了啊。”
这句话倒是将滔滔不绝的薛之谦堵了个哑口无言。
电话两头都出奇地静,大张伟听着对方气得咬牙的声音和逐渐平息下来的呼吸声,心里有点痒痒的。
“不过薛老师您看啊……”他故意放慢语气,卖着关子,配上刚睡醒的沙哑嗓音,竟让薛之谦慢慢安静下来。
“我俩都互相对号入座了,算不算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呀?”说到最后,大张伟轻轻地笑了起来,“薛老师,我这都给您表白了,您看……”

大张伟平时只有贫,如此温柔的语气一出口却要摄人心魂。他听到电话那头薛之谦沉默良久后吸了吸鼻子,唯一说出的“好”字竟难见地带了点哭腔,心里难免也有些疼。

这头薛之谦确实落了几滴眼泪,在安静的环境下却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那不打扰你了,你睡吧。”不等对方回答,薛之谦挂了电话,才想起抹一把脸,发现仅有的一点泪水也凝固在脸上。

此时此刻,两人怀着同样复杂而感慨的心思躺在自己的床上,却是一夜未眠。
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 Fin -

评论(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