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机销病

|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

【暗黑者】土拨鼠之日。[3]

小小更一个.. 隔太久都快忘了大致走向了



Day 4

“韩队长,快醒醒,哎哟我说韩队长你这盹儿打得也忒久了吧,韩少虹都该去公司了。”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韩灏从沙发上爬起来。

他觉得自己真的应该好好研究一下那部电影,而不是每天早上被同一句话叫起来之后懊恼地揉自己的头发。可惜他今天恐怕也没这个机会,因为马上又将接受Darker的挑衅。各种情况都经历了一遍,他简直想象不出还有什么花样够他新鲜一下,至少不至于仅仅只是简单而枯燥的重复。

他不得不承认,将这些乱七八糟的结果都一个不落地经历一遭,他都开始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怀疑,怀疑是不是每天早上有人把他搬到韩少虹家里,接受每天一次的精神刺激以示惩罚;或者整个循环,自始至终都不过是一个层层叠叠的梦,只因为做得太久而显得太过真实且无法逃离。

……

思考得太久,他也就忘了自己身处何地,等反应过来,他已站在韩氏集团楼内的落地窗前,手里捏着望远镜,眼神放空。右手边是周浩一脸不解地盯着他,像是在看一个外星人——不过也差不许多了。

“韩队长,有心事?”见韩灏回过神,周浩终于移开视线,观察起楼下的动态。

韩灏眼中闪过一丝犹豫,随即又立刻将之收敛起来:“没有。”

周浩走近几步,由上至下细细打量了他一番。

“……嗯,是跟平时没啥区别。”他自顾自地点了点头,“这个达克儿,很是棘手啊,你是在想这个?”

“……”还真是自我感觉良好。

 

他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出现在这里的会是自己——这有点违背之前的规律。按道理来说,现在站在这里的,应该是罗飞,他应该会向周浩分析那些便衣的特征有多明显、掩饰有多拙劣。但是这次站在这里的,不是罗飞,而是自己——这意味着什么呢?——一次机会?

“咳。”他轻咳一声。

时间还早,他决定向周浩解释一次试试。

 

“大概就是这样。”他花了大约十分钟,才给周浩勉强讲清楚这几天的所知所感。

周浩罕见地皱起了眉,仿佛是听到一个过于令人惊讶的消息,万能不用的脑子突然开始了思考。

“……韩队长,”对方一向过度自信的语调里突然带了一丝担忧,“……你发烧了?”

周浩微热的手毫不客气地触了触韩灏的额头,又独自下了结论:“……肯定不是发烧,发烧应该没这么严重……”

“……”

韩灏其实挺烦躁,但又被二队长逗得莫名想笑。

其实他情愿生场大病,发次高烧,也好过在这不明不白的循环里兜兜转转。选个好点的日子也就罢了,一生中为数不多的全天神经需要高度紧张的日子,就被他这样阴差阳错地碰到了,硬要说出来还真是只能感叹一句造化弄人。

其实他也并不指望二队长能理解,因为他再聪明,终究太二。今天能说出来,也不过是想借机发泄一下,好歹找个人聊聊,也好过自己憋着藏着掖着。

没关系,能说出来,已经是一种进步了。

只是韩灏怀疑自己眼光太差,给谁说不好,偏偏找了这个没心没肺还很二的周浩。

他有些想将这种行为归结为巧合,因为今天想说出来,因为旁边只有周浩。但是这种近乎本能的意识,还是让他明白了什么——也许周浩于他,是一个较为特别的存在。

- TBC -


感觉还是没写到双队 更像是【韩灏中心】.. 于是就不打TAG啦

一写剧情向就没文笔,文辞之间仔细看还有点带口音我还是拼233333


还有就是关于韩灏循环这么久的心态问题。

如果是我最紧张的某一天被不停地循环,一两天可能还能忍,再久一点心境啊想法啊甚至是性格啊搞不好都会变。而且每天需要应付的又都是同一个事件,对待这件事的态度应该就会越来越随意,最后甚至不在意,不想去管它。我认为每个人都会这样的。

像韩灏这种情况,事关人命,他正义之魂又爆棚,也算是典型的对意志的考验了。【循环重复想每天去都改变它顺其自然的结果】的日子比起他人、比起经历其他事件,也许会持续得更久,但到最后肯定还是会厌烦,甚至崩溃。因为神经绷得太紧,搞不好等真正厌烦的时候,甚至会开始草菅人命..

当然写出来肯定也没这么夸张.. 

语无伦次地做了这么长的铺垫,其实我只是想说,

 如果之后严重OOC了 请不要打我..【喂!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