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机销病

|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

【双队】 中元怪谈。 [中元节快乐。]

等Lo主反应过来..就只有鬼节可以写了..【。

略OOC

短篇诡异风  写得有点发冷 总归来说也只是诡异风而已..【。

大家中元节快乐!食用愉快w



中元节这一天,警局里特别允许大家早退,放他们早点回去,准备好烧烧纸钱避避邪。所以韩灏和周浩一起在家附近的河边点了几根蜡烛然后回到家后,天还没黑透。

回到家,韩灏将钥匙抖了两下,放在包里,然后才腾出手去开灯,摸黑按了两下,灯却没反应。

……停电了。

韩灏有点心烦地锤了锤墙。

虽说两个大老爷们儿住一起,停电也不该害怕才是,况且他俩还是警察,按理说也不信什么中元节鬼啊怪啊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点儿虚。

韩灏转身看了看身后还被自己堵在门口进不了屋的周浩,眼神有点呆,最后被周浩赏了一记眼刀,那眼神的大致意思应该是“看什么看看我有什么用你没见过停电啊快给老子进去”……也对,不看也该知道。

中元节再怎么邪性,在中国人眼中也还算个节日,家里刚买了第二个电脑,二人本来想打打副本试试性能,轻松到直接就甩空手回了家……这么黑想处理案子也不可能倒是了。

总之最后的结果就是两人窝在沙发上用手机刷着朋友圈儿,手机那到亮不亮的光打在那两张皮肤不怎么好的脸上,那状况简直堪称诡异,不知道的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以为两个人是从阴曹地府爬回来吓人的……也没那么夸张。

“你们组里那小法医今天又发尸体照片了?”周浩刷自己的刷得没劲,于是凑过去看韩灏的屏幕。

只见韩灏顺手点开了一张图。

“这什么啊?”周浩一把抢过韩灏的手机,看着屏幕上的字。

“鬼节五大禁忌。”他轻哼一声,开始往下看,几秒过后,就愣在那里,没说一句话。

“……怎么了?”韩灏感觉周浩有点不对,也没再管自己被夺走的手机。

“……韩灏,你刚刚开门……是不是转过来了?”周浩小心翼翼地问道,声音有点颤抖。

“对啊。怎么了?”韩灏不解,接过自己的手机,顺着刚才周浩念的标题,跟着念了下去。“一,晚上回家开门时,千万不要往后看,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比如有人说话,问候什么的,你千万不要回头……”

韩灏白了周浩一眼,略带嘲笑似的说:“你……还怕这些?”他其实很想笑……尽管如此,他还是板着一张面瘫脸,绷住了没笑出来,“都是假的,周队长,你是警察,怕这些不存在的东西,是不是有点怂啊?”

“……我……我去洗澡了。”周浩丢了自己的手机在沙发上,起身就走。

“今天没电啊?”他将那张图关掉。

曾日华发的——不知道又是从哪儿复制过来的图。

“那就洗冷水澡,这大夏天的,我还怕冷不成?”周浩赌气似的,走进了浴室。

为了省电,韩灏的手机屏幕开得并不亮,作为警察,他对黑暗的适应能力也算拔群。周浩走后,他也没再刷朋友圈。他躺在沙发上,环顾了一下客厅。他很少有机会在黑暗的情况下看着自己和周浩的家。一般他俩都很晚回来,一回来就开灯,然后洗洗也就睡了。

……罢了,客厅也没什么好看的,索性等周浩出来然后去洗澡。在这之前,先在沙发上躺会儿吧。

即使提早下班,韩灏也不得不承认,一天的工作量要耗费大量体力脑力。这时他躺在黑暗中的沙发上,眼皮有点沉重,不一会儿就进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

恍惚间,他听见客厅的另一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怎么了?”他迷迷糊糊地问道。

对方没有回答他。

浴室里还迟迟没有水声。

也许是周浩进去得急忘了拿换洗衣服,现在又跟他赌气不愿理他吧。等会儿劝劝他好了。总之韩灏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任由那声音在家里响了好久,好像来自不同方位,直到它消失,浴室里才终于传出水声。

准备的时间真够长的。

韩灏这样想。

 

“周浩啊,那个……刚才,不好意思,我也不是想嘲笑你……”待两人都洗完澡后,韩灏打算替周浩顺顺毛。

“……”

“我就是突然……”

“……”

抉择片刻,韩灏还是没找到适合的用词,上面半句话也就就此终结。

思虑了良久,韩灏才从牙缝里很违心地憋出这句话——

“周队长,你们精英队比我们一队强。”

“嗯?哦,我看你都快跪下求我了,那我不生气了。”周浩像是什么阴谋得逞了一样,笑了一下。

……也罢。

韩灏早就习惯了周浩只吃这套的特点。

 

沉默了一会儿,韩灏还是有点好奇——

“周浩,刚刚你进了浴室又出来干嘛?叫你你也不答应。”

“出来?”周浩感到有点诧异,“我没出来啊,韩灏你是不是听错了?”

“……你没出来?”

“对啊。”

“……那为什么很长一段时间没听到水声?”

“……我还是有点怕冷。”

“……”

 

周浩不像是在骗他。

他已经劝好了,周浩自然没理由因为赌气而骗他。

……

那么那个声音……


 

“晚上回家开门时,千万不要往后看,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比如有人说话,问候什么的,你千万不要回头……”

 

-FIN-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