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机销病

|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

【双队】土拨鼠之日 - Day 1

#土拨鼠之日

每当他第二天醒来,都是相同的一天:土拨鼠日。这永恒的一天中,永远都是相同的人与事。必然有一个人要在路上相遇,必然有一个人要被汽车撞死。在起初的一段痛不欲生的阶段之后,这个倒霉鬼发现自己即使四处捣乱被关进监狱,即使从十层楼顶跳下去,第二天清晨还是舒舒服服的躺在自己床上,开始又一个阳光灿烂的土拨鼠日。他开始大彻大悟:原来没有明天也就意味着一切行为都没有后果。没有明天也就意味着对于未来的全知全能。

                                                                        ——摘自 百度百科


|怪梗|大坑|

| 病句和BUG连起来可将地球对穿 |

| 虽然这一天看起来CP有点偏但是相信我这一定是双队文 |

|严重OOC|略偏离原作|谨慎食用| 



Day 1

“韩队长,快醒醒,哎哟我说韩队长你这盹儿打得也忒久了吧,韩少虹都该去公司了。”韩灏迷迷糊糊地从睡梦中醒来,看见周浩在不停地摇他。

这句话有点耳熟。

“韩少虹?”他不是应该在家里吗?他揉了揉自己的头以防自己还沉浸在梦中,环顾四周,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说是陌生也不尽然——这里是韩少虹家的客厅。“韩少虹……不是已经死了吗?”他茫然地看着四周的装潢。

“说什么呢!韩队长,我知道你做梦都想惩治这些法律没法制裁的坏人,可是韩灏同志,你是警察,警察!走走走,咱去准备准备。”周浩说着拉起还躺在沙发上发呆的韩灏就要往外走。

 

等等。

昨天……发生了什么?

凌晨,专案组和二队在韩少虹家里待命,在韩少虹应该出去参加签约仪式时送她去公司。之后她顺利完成了签约仪式,回来的时候,在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已经抓住Darker的时候,被Darker骗进车里割喉。

然后他和周浩被丁局在仓库门口骂得狗血淋头,心情不好去网吧下了个副本,没什么大的收获。之后他们就一起去喝闷酒,喝到到醉不醉的时候,各自回家了。

之后呢?

之后他躺在床上实在睡不着,爬起来看了部电影——九几年拍的老电影了,叫《土拨鼠之日》,讲的是一个人在土拨鼠之日莫名其妙陷入了一个怪圈,睡觉之后又回到了前一天。他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也不知道之后的发展到底怎样。

对这一天的事,韩灏记得再清楚不过了,那个杀韩少虹的手法和场面,简直堪称电影了。

他可不相信昨天经历的一切都是梦,。

 

“周浩,今天是几号?”

“23号啊,通知单上写就是今天了,我说韩队长你今天不太对啊。”周浩眼中流露出一丝嫌弃,把还没回过神的韩灏塞进车里后,自己也坐了进来。

“23号……”韩灏轻轻地念着。昨天呢?毫无疑问,昨天——也是23号。

自己这是……也陷入了那名为“土拨鼠之日”的怪圈?

 

到达韩少虹的公司后,周浩站在楼上用望远镜对着广场一本正经地观察着,一边还向罗飞得瑟着自己安插的便衣是多么多么隐蔽,最后还是被嘲讽技能点满的罗飞杵到说不出话来。此时此刻,韩灏正死死盯着那个卖鸡蛋饼的人——如果自己真的陷入了同一天的轮回,那么便表示这一天会发生的事,全部都在他的掌控之内——等会儿尹剑会去买一个饼给汪蕊并且会被拒绝——这不是重点。

韩氏公司的楼下现在围满了记者,烈日骄阳下,记者们大汗淋漓,不想放过任何一个从里面出来的人——其中也包括汪蕊。尹剑已经消失好久了,估计也快去买了。

果然,尹剑出现在广场上,向卖鸡蛋饼的地方径直走去。

韩灏拨通了尹剑的电话。

“喂,尹剑,饼你别买了,观察一下卖饼人的脸,叫熊原来抓人。”语气斩钉截铁。

“哎不是,组长,你……你怎么知道我是要去买饼……”尹剑用手扶了扶眼镜,朝着韩氏公司的那扇落地窗看了一眼,“还有啊,那人不是Darker啊,手上没伤,身高也不对。”

“我还知道你买饼是要给汪蕊。”韩灏也没客气。

“……啊?”听出对方惊讶的语气,韩灏已经确信自己是真的陷入了怪圈。他坚信这是上天给自己的弥补过失的机会,他也确信——那个人就是Darker,抓住他,一切就结束了。

韩灏突然没由来地感到一种兴奋,全身的神经紧绷着,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总之你们抓就是了,抓完你留在广场上,在韩少虹出来快上车的时候随便抓一个符合之前特征的人回来问两句就行了,其他人收队。”末了还补上一句,“放心,这些人没有杀伤力。”韩灏挂了电话,头也没回地下了楼,甩下了身后一头雾水的罗飞和被罗飞嘲讽得挺郁闷的大喊着“韩灏!韩灏!”的二队长周浩。

“这不案子还没办完呢韩灏怎么就走了呢。”二队长周浩继续用望远镜观察着广场上的动向,“那不是熊原吗,他真听韩灏的去抓一个各方面特征都不符的鸡蛋饼小哥啊?这不是在搞笑呢嘛!”周浩嘀咕着。

罗飞也没理他,眯着眼睛看着那边的动向——离韩少虹出来还有一段时间,他们自然也不怎么需要关心她此刻的安危。那个小贩的动作并不娴熟,似乎不是常年在操练着的手艺,看到熊原有目标性地一点一点靠近,那个小贩的动作更是越发僵硬——但也没有要逃跑的意思——理智。

确实,凭Darker的智商,把自己的明显特征暴露给警察显然有些愚蠢,也就没必要拘泥于那点可能根本就是错误信息的特征。难道……还真让韩灏给抓对了?

他就看着那个人被熊原轻松制服后带上了警车。

 

回警局后,那个小贩坐在审讯室里,为自己辩解着:“喂,警官,别告诉我卖鸡蛋饼也是违法?”他重重地拍了拍桌子。对面,是韩灏和罗飞二人。

“你摊饼的动作很不熟练。”罗飞挑了挑眉毛。

“我才卖了几天当然不熟了……”小贩嘀咕着。

“那这个——怎么解释?”韩灏从脚下提出来一个皮包,里面是准备换装用的衣服和毛线帽。

“哎哟,警官,这——这不是我的呀。”小贩做出一个很委屈的表情。

“挺帅一小伙子啊,你确定不说?”罗飞一把扭过桌上的灯照着小贩的脸,后者被强光一刺激,明显往后一缩。

“Darker上次的视频对话就是个陷阱,其实Darker的手根本没有受伤,他也并不是我们分析出的那个身高。让警察形成这种印象后,Darker骗了一群一米六到一米六五的人,手上绑着绷带在同一个时刻从四周靠近以分散我们的注意力,Darker的计划就是,在这个时候,伪装成便衣,将韩少虹带进车里,杀死她——他计划的方式是割喉。”韩灏用指尖点了点桌子,示意惊讶万分的罗飞不要插嘴,“我们今天只抓了你一个,广场上的警力也撤走了,如果都这样了,韩少虹还是活着,就只有一种解释——Darker,就是一直被关在这儿的你。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出乎罗飞意料地,在这样毫无依据的分析下,坐在对面的人,深深地低下了头。

 

“韩队长,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审完后,罗飞有点不甘心地问韩灏。这一切太玄了,连他这个天才,思维都转不过弯来。

“你听说过土拨鼠之日吗?”韩灏坐在办公桌上整理文件。

“你是说……”

“今天我所说的一切,都是我真真切切经历过的,它们对于我来说,就发生在昨天。”

“……包括韩少虹被割喉?”罗飞挑了挑眉,表示自己有点明白。

“对,很戏剧性吧,可这就是事实。”韩灏拍拍罗飞的肩膀,“好了,就这样吧,Darker的案子也算是结了,剩下的你想问的,你自己去问,专案组,就此解散。”

 

回到家,韩灏用手枕着头,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全身紧绷的神经终于全部放松下来,他也开始感到疲惫。

昨日的过错始料未及,所以上帝给了他一个弥补的机会。

睡了吧,明天又会是新的一天。

但愿如此吧。


- TBC -


评论(4)

热度(16)